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读志用志

传承文明永载史册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20日

洛阳电视台电视访谈节目

——“周五面对面”

洛阳电视台32003131945分首播)

   视频一http://www.zztsbh.com/Video/Detail/34
       视频二http://www.zztsbh.com/Video/Detail/35

 播放“《洛阳市志》全部出版完成”的新闻报道。
 主持人刘微:据我所知咱们这一部《洛阳市志》创下了很多很多的“全国第一”,或者说全国之最。那么在咱们洛阳这种规模的城市里面,能够同时被“国家图书馆”和“天一阁”收藏的地方市志惟有《洛阳市志》。
 孙凤让:还没有听说过其他家,再一个在同等规模城市当中也没有听说有这么多,这么大的部头。就不要说同等规模的地级市,就算是包括省会城市:郑州是八卷,贵阳跟咱一样多,十八卷。基本上是同等规模城市咱们是最多,一千一百万字,这个规模相当多,十八个卷本。
 主持人刘微:听说开封也作为古都名城,它才四卷。
 孙凤让:另外一个是特色的,咱们比较突出。咱们十八卷主要是咱们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是个十三朝古都嘛。你象除了咱们文物方面,咱算是文物大市,咱那《文物志》是全国一等奖。来主任参与编写《文物志》很有体会。另外咱独有的就是有一朵牡丹,洛阳牡丹甲天下,所以咱的《牡丹志》全国好多专家给了很高的评价,象有名的方志学家傅振伦先生、象浙江大学的陈桥驿、南开大学的来新夏很多老先生给了很高的评价,新华社发了通稿。是全国唯有一家给牡丹修志的只有咱们洛阳。另外咱的一个啥特色呢?来主任他很清楚,全国给一个景点修志的也只有洛阳一家。咱们修了一个《龙门志》,还有一个《白马寺志》,两个合成一卷。
 主持人刘微:这应该算是一个创新了。
 孙凤让:是一个创新,这也是咱们洛阳独有的,也是个“第一”,所以说“第一”很多。学斋你可能比我说的更多,他修志时间长,你叫他说说。
 来学斋:咱这十八个卷本,可以说是上下纵贯古今,横陈百科,可以说是一方之全史,基本上是一个地方的百科全书,全部都笼络住了。具体到洛阳,因为跟外地不一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个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那我们写志就不能光写建国以后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个阶段。最主要是把古代的要清理一下,所以我们的编纂原则是“详今明古”,我们详现在,但是对古代呢,要给后代一个交代。
 主持人刘微:对,给一个明确的交代。
 来学斋:这样刚才孙主任讲了,我们除了《文物志》以外,我们又单列出----一般情况下按照分类,文物志里白马寺、龙门石窟这都是一类。这全都给它升格,《文物志》单独立卷,然后从文物里面又拉出了《白马寺志》 《龙门石窟志》,然后又合卷。等到《牡丹志》,那牡丹应该在园林里头,我们为了突出洛阳的市花的地位,我们又单独把牡丹专门立志,所以这在全国可是很少见。
 主持人刘微:刚才孙主任说了嘛,咱们洛阳是十三朝古都,也就是咱们在修志的过程当中,我们应该收录的内容是其它城市所不能够相比的,因为你能不能收得全,收得准,并且能够增加它各方面的价值,比方说我们的可读性、收藏性等等这方面,否则你不可能拿这么多“第一”,而且会被国家最顶尖的权威人士能够给予我们这么高的肯定和评价。
 孙凤让:所以咱的这个原则跟外地也不一样,外地它叫个“详今略古”,略就是省略的略,就是大概的意思,咱洛阳是“详今明古”,今既要详古也要明,就是很清楚。
 主持人刘微:对,清清楚楚。
 来学斋:比如说举个例子农业,农业那不光是建国以后的农业,旧石器时代的农业、新石器时代的农业、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这个时期农业发展的怎么样?在这个书里都得到全面的反映。所以说我们《洛阳市志》不同于外地市志就在这一点,我们每一条线都给它拉直。
 主持人刘微:我听说咱们从开始筹备进入实际工作这样一个状态,截止到126号它的问世应该说用了二十年还要多。
 来学斋:分两个阶段:从我们开始建立这个机构(是)1982年到今年2002年,这前后是经历二十年。我们办公室直接参与的人前前后后调走的有五六十个人;陆陆续续出书,我们从19954月份出《洛阳市志·文物志》,这是第一本,到今年是整整八年,陆陆续续出书八年。从搜集资料、建立机构我们到(书)出齐,整整用了二十年,所以这是两个概念。
 主持人刘微:那么有多少人参与这个工作?恐怕很难统计。
 孙凤让:哎呀,大概有两千人左右,至少是在千人以上。直接承编的基层每个单位直接动笔写的有上千人,收集资料,提供帮助间接参与的那就更多了。直接动笔参与承编资料的有上千人,这志书大概有一亿字以上,搜集资料长篇的就有一亿字以上。
 姬铁成:地方志成立二十周年,开了一个座谈会,那一次把新老同志基本都邀请过去,大概从1982年到现在有算了有多少?有五六十个人。
 孙凤让:那天是52个(人)。
 姬铁成:因为大家虽然清贫,对这个地方志,(只要)干过这个工作的(都)非常有感情。
 主持人刘微:除了咱们地方史志编纂办公室的同志以外,那么这部书前前后后二十年,可以说有很多的单位和人士为我们这项工作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孙凤让:这部书不止是咱们地方志同志的一个成果,也是洛阳市几大班子的领导的支持(和)全市人民的支持,有全市各个委局,这些部门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所以翻开这本书你会看见各个委局的主要领导也是我们的编委会成员,历任市长和常务副市长都是咱们的主编和副主编。还有副书记,你象现在的李文慧副书记、李兴太副书记都是我们的副主任,宣传部长都是我们的副主任。承编单位就更多了,全市大概有二三百家承编单位,参写的人员有多少茬,可能有数千人。所以这部书的成果,还包括全国各地的专家给我们的指导,还有财政局的大力支持。所以我们在这部书正式出版的时候,我们对所有支持我们的同志,关心我们工作的同志表示深深的感谢!特别是对有些已经过世的同志,我们看到这部书,我们尤其怀念他们。
 主持人刘微:我记得是昨天吧还是前天,我们在通电话的时候,姬主任跟我说,您脸上的这道疤跟我们这个工作也有关系?
 孙凤让:和他们没法比。
 姬铁成:他就是星期天加班,在办公室坐的时间比较长,办公室的空气不是太好,然后就晕过去了,就摔倒了。眼睛瞌了一下,留了一道疤,两个口子。
 孙凤让:眼睛在这儿瞌了。
 主持人刘微:另外我对咱们这个书,整个它的外包装很感兴趣,这个肯定还有说头,对,谁来跟我们介绍一下?
 孙凤让:叫来主任(介绍)。
 来学斋:刚才谈那么多,是承载着上下几千年历史的《洛阳市志》,从护封的设计到封面的设计,到前环后环到整个装帧设计,我们可以说是反复讨论,反复论证。
 主持人刘微:绞尽脑汁。
 来学斋:最后是刘典立市长(前)拍扳,最后就定了现在这个。这整个这个底色是红色,咱们这套书红色,可以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具有代表意义和象征意义的颜色。
 主持人刘微:对,国旗也是这个颜色。
 来学斋:而且在古代建筑上宫殿的颜色,包括宫城围墙的颜色、城墙的颜色都是红色。这个是前环,后环跟前环是一样的,这个是隋唐城的宫城、皇城,这个画面是淡化的。整个这个基调是---
 主持人刘微:就是勾勒出它的轮廓。
 来学斋:然后整个的基调是黄色,这个黄色是古代最尊贵的颜色。
 孙凤让:皇家才用的(颜色)。
 来学斋:是皇家御用的(颜色),是皇帝专用的(颜色),是君权和皇威的象征。护封是红的,然后前环后环是黄的,这也可以说是我们洛阳的特色在这个护封和环衬上得到反映。另外可以看一下,我们“洛阳市志”这四个字,这是取材于“魏碑”,就是“魏碑”的精华龙门石窟二十品里头这四个字。底下我们设计的志徽,这个志徽也是经过反复研究,反复讨论才最后确定的。整个这个大的部分是牡丹花,是牡丹,这是我们城市的市花,里边的花芯是“洛书”,“洛书”就是《易·系辞上》说“河出图,洛出书”然后“圣人则之。”最后可以说“洛书”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洛阳的书”,寓意是洛阳之书。
 主持人刘微:哎呀!确实是绞尽脑汁,是精心设计啊!
 来学斋:所以我们当时请了洛阳市的文物专家就是反复论证,最后大家确定这个(图案)这样一个市志效果出来以后,十四卷第一部出《洛阳市志.文物志》,出来以后我们免费给全国的专家学者寄了一百五十本,这个书到北京以后,到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包括故宫博物院,(他们)一拿到《洛阳市志》一看,哎呀!真是王者风范,皇家风度!就给我们这样的评价。
 主持人刘微:王者风范! 应该说让国家权威级的人士看了以后也感到惊叹,但是作为你们直接参与这个工作的同志来讲,这个书问世以后,大家第一眼看到这套书的时候恐怕每个人的感觉也不一样。
 来学斋:承编这个书的各个供稿单位,这一大批可以说目前还是默默无闻奉献在我们修志第一线,有的已经是六十多岁七十岁这都大有人在,你象交通局的周得京老先生也是七十多岁了,现在目前续志又开始了,交通局说老先生你还得把续志继续完成,首届志书完成不错,续志还要继续完成。象各个委局有一大批这样的同志。最感人的可以说是《文化艺术志》的一个副主编,叫吕现争先生。当时98年《洛阳市志 文化艺术志》,就是十三卷,当时出版之际他得病住院,当时他为这《文化艺术志》前后历时了七八年,整个《文化艺术志》是十六年,他历经了七八年,到最关键的时候,书马上就要出版,正印刷的时候,他得病住医院了,但是他住院的时候,还一直还惦念着这部书,经常打电话还叫家属问(出书)到什么阶段了。局里同志为了宽慰老先生的心情,书出了以后就郑重在书上头直接写了(他)的名字,然后单位再盖上章子,派了几个同志(把书)送到病榻前。这个时候(老先生)生命都垂危了,病情都非常恶化了,已经说不成话了,双目紧闭。当听说书送来了以后,他马上就微微的张开嘴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然后两眼泪就滚落下来,看了这个书以后自己呕心多年这个书终于出版了,自己感觉是一种欣慰,第二天就去世了。我们办公室包括离退休的同志就包括我们袁主任、包括以前的张广祥主任、李冷文主任......
 孙凤让:咱们洛阳市原来的人大副主任,是第一任(市志)常务副主任,《洛阳市志》常务副主任,今年是七十六岁,满头白发一根黑发都没有了。他是从修志组建,负责组建队伍开始,到这一卷书完成,整个二十年把这部书修齐。今年七十六岁,书修齐了我请他那天开座谈会,叫他发言讲了讲,感慨很多。前后贯通这二十年就是他自己。你想想这么多老同志,可以说是几茬人才把这部书给干完了。
 来学斋:不是几代人是几茬人。
 姬铁成:我98年过来的时候,当时省志办叫搜集一些各地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资料,当时我写袁主任和来主任他们两个(的资料)。袁主任到地方志的时候,当时是1991年,1991年到的时候头发还大部分都是黑的,到今年袁主任头发基本上全白了。来主任到地方志的时候他头发浓啊,比你(指刘微)头发现在还要好,当时头发黑的,理发的都说你的头发那么好,现在你看头发都成这个样子了。
 来学斋:我们老主任有句话,他是用范文澜老先生一句话:“宁坐板凳十年冷、不写文章半句空”,他是这样做的,也是教导我们这样去做的。
 主持人刘微:我知道来主任是1960年的人,我也不怕你难受,今天跟你开个玩笑,我想不光我,可能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你这副面容的话,没有人会给你往五十岁前以下猜,我想这可能就是做这个工作的一种象征吧。
 孙凤让:青春都奉献给这本书了。学斋是1984年毕业,大学一毕业就干这个事情,十八年。
 主持人刘微:象你们几位都是做领导的,还要亲自参与这个工作,就是最普通的工作人员,他每天你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业余时间他想的就是这件事情,跟我们做节目一样说起来今天是休息了,但是你脑子里就是节目的事情。
 来学斋:我们哪儿有些同志半夜起来想一个什么选题,想一个什么句话就赶紧写,平常有时候同志们交流都经常是这样,骑着车子还在想这章、这节怎么安排,这个事怎么编,这个稿子(怎么编),整天这个脑子都想着这个事。
 主持人刘微:我听他们说孙主任很形象说了一句,说我们的同志们按理说都是搞创作的写文章的,现在看书看不清内容,看电视也不知道情节,没完没了就是职业病,就知道找错字。
 孙凤让:走哪就校对稿子,看报纸看书走哪都校对。我给你讲几个生动的事情:今天我的司机也来了,没来到这里。中秋节我看望几个老同志去,晚上我去得比较晚。是八月十四,我那个车朝路灯下一停,他就借着路灯的光在哪儿校市志的稿子,谁看看说你这司机在这儿干啥呢?我那个客人送我出来,我说司机在这儿校稿子呢,哎呀,他说你这司机不得了,司机校稿都是高手。有些事儿非常叫常人难以想像,我的老主任(君敬),前任常务副市长王文超大年初一拜年,朝(君敬)家里打电话,怎么打都没人,这朝哪里打(电话),朝哪里找呢?打到办公室,一打初一果然在办公室,在哪儿编稿子呢!
 主持人刘微君敬老师。
 孙凤让:一打电话在办公室呢,(大年)初一都在办公室呢,这是他们说的。我是今年(大年)初二是我值班,初二我去那天,袁主任今年已经退休的通知都下来了,初二我去他也在哪儿编稿呢。今年大年初二,那天我去我统计了一下,咱真正业务人员也就是那么十来个人,在哪儿上班的那天有八个,是大年初二。我们一个科长、骨干,市志科科长张玉桥外地引来的研究生,你可能都想着这引来的人才,你要到开发区去,保险一幢别墅给你了,至少是一套相当漂亮的房子。
 主持人刘微:小公寓没问题。
 孙凤让:五年多了就在我们的办公室,还放着桌子、板凳、烂桌子、旧家具,就住在那里。夜里啥时候都在那儿写稿子,成天半夜还不停呢。现在五年多了,四十七岁的人了还没个窝,就住在办公室,就是这么个条件来干活。
主持人刘微:不可思议。
 孙凤让:你叫他们说说,那生动的故事多得很,那大年初一他们去到关林采访,骑着车子去,冒雪到关林去采访。
 来学斋:我们还有一个今年都五十五六了吧?
 孙凤让:是陆新朔同志。
 姬铁成:助理调研员。
 来学斋:是副总纂,现在五十五六的人可以说在机关基本上都退居二线了,但是在业务上现在还是在第一线,可以说跟年轻人一样也是编稿子,审稿子。有时候跟承编单位---我们这个书供稿单位是承编单位,然后跟承编单位一起,有时候晚上真是太晚了话,就打个铺就睡到人家办公室,就是这样过来的。
 主持人刘微:我现在想听听你们直接参与这项工作的三位,你们怎么评价这部书。孙主任从您这儿开始。
孙凤让:这部书客观的讲应该说是洛阳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当中一个标志性的作品,应该说从当代来说,因为我过去做了十三年的新闻工作,在政策研究室做了十年工作,应该说了解社会面还是比较宽的,也应该说是一部比较有影响的作品。但是里头也还存在大大小小的不足的地方,也希望社会各界各个专家们来给我们指正。
 主持人刘微:太好了!
 来学斋:这部书凝聚了很多心血,不光是我们的,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帮助我们的,可以说从领导到专家,到承编单位的各个撰稿人,和我们每一个编辑,大家都渗透着心血。从历史上说可以说在洛阳市,继宋代司马光在洛阳撰著《资治通鉴》以后,这是又一部规模较大的地情综述。
 主持人刘微:应该是宏著。
 来学斋:在历史上如果说,我们没法跟历史上比,它不是一个县志,比如说跟我们哪一个县(比),清朝、明朝修了(志),然后断了一百年以后,我们又修了(志)。这个《洛阳市志》呢,是建市以后这个规模跟《洛阳县志》,跟《河南府志》这都没法比。所以说这部书是几个,最全面、最系统,也最有权威的一个地情综览。从这里头上自天文,下至地理,从社会到自然,从政治到经济,从人物到风物,可是一应俱有,方方面面,一方之全史,基本上都有了。我们经常说司马光的一句话,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这是司马光概括北宋以前洛阳的历史,可以说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缩影。我就改了一个字这可能有做广告之嫌了,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志”。所以这样的话----
    孙凤让:洛阳城看不到了,现在洛阳志都能找到。
 来学斋:从这里头随便找、随便算、随便看了。
 主持人刘微:不为过。
 姬铁成:我感觉到这个志书的来之不易,这个志书的编纂,除了我们的地方志努力之外,市委、市政府的重视,社会各界的重视这个是分不开的。这个第一卷作序是现在的孙善武书记和李贵基市长作的序。再一个就是市里财政投资大概就有上百万,规模也非常大。所以说今后的工作还是需要社会各界的多多支持,再多多给予理解吧。
 主持人刘微:每天晚上中央电视台一套《新闻联播》之前,有两句话说的是传承文明 开拓创新,我想说咱们这个部门的所有同志,你们站在了传承洛阳文明的最前沿,确实应该向你们表示敬意。你们三位包括你们身后的,所有参与这项工作的同志们很少有机会能够在公众场合来介绍自己的工作,尤其很少有机会来介绍咱们的《洛阳市志》,我确实听了以后很受感动,我也相信所有看我们这期节目的电视观众也会很受感动。我想说所有参与咱们这项工作的同志们,大家二十年来能够心甘情愿接受我们的清苦、艰苦和辛苦,带着责任,带着使命,一丝不苟的完成了这部宏著。那么最后在我们节目要结束的时候,我想真诚的说一声:向所有参与这项工作的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今天咱们就先聊到这儿,谢谢三位到我们节目做客,谢谢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下期再见。
  接着播放3分钟表现办公室全体同志的工作场面的短片。